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军事

22年前火车上丢失女婴渠县夫妇今欲状告铁

2019年05月14日 栏目:军事

22年前火车上丢失女婴 渠县夫妇今欲状告铁路部门22年前,乘客吴忠夫妇在渠县火车站下车时因卸货与联防队员发生争执,直到火车开远,他们才想

22年前火车上丢失女婴 渠县夫妇今欲状告铁路部门

22年前,乘客吴忠夫妇在渠县火车站下车时因卸货与联防队员发生争执,直到火车开远,他们才想起3个多月大的女儿还在车上。多年寻亲未果,夫妻俩几近绝望。年关将近,盼望全家团聚的他们欲起诉铁路部门。

争执导致骨肉分离 1990年7月17日13时50分许,从达县(今达州市)开往重庆的552次列车缓缓停靠渠县火车站。在11号车厢,从达县进货回来的渠县人吴忠夫妇将3个多月大的女儿放在座席上,然后妻子下车接货,丈夫在车上递货。 他们只是买了火车票,却没有办理货物托运手续。没想到,他们早已习惯了的这种“节约成本”的方式,在这一天却遇见了意外:车站的一名联防队员发现了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超重,要对他们进行罚款处理。 看见妻子被联防队员拖走,在车上的吴忠一个箭步跳了下去,推了那名队员一下,要他放开妻子。几名联防队员围了上来,联防队大队长也亲自出马,要带吴忠夫妇俩到办公室接受处理。 由于担心挨打,吴忠夫妇坚决不肯到联防队办公室,双方便抓扯在一起。这时,火车启动了。

“娃儿还在车上!”等他们回过神来,火车已经开远。 夫妇俩当即到车站派出所报了案,一名姓周的所长接待了他们,并将他们安排在车站招待所住下以等消息。 第二天,周所长告诉他们,已经和该次列车乘务组联系过,但乘务员表示没有发现有婴儿丢失在车上。

22年漫漫寻亲路 吴忠夫妇从此开始了长达近22年的漫长寻亲路。1990年7月18日,他们沿着铁路线到广安、重庆等地寻找女儿,到处张贴寻人启事,逢人就打听。 “女儿生于1990年3月26日,丢失时随身有一个四川省第四次人口普查袋,内有玻璃瓶装白糖一斤,儿童营养奶粉一斤,乳白鱼肝油一瓶;女儿身穿白底蓝花棉质无领婴儿内衣套服,身边有一件的确良花布衬衣。”至今,夫妇俩对女儿丢失时的情景历历在目。

这些年来,夫妇俩为了寻找女儿,走遍了邻近的几个县市,给达州火车站和重庆火车站的负责人写过信,也求助过各类寻亲站,但终都音讯全无。

“都怪你给娃儿起的名字叫吴倩倩,现在真的欠了她一辈子的情。”妻子经常这样责怪吴忠。

寻亲无望欲起诉 22年寻亲未果,夫妇俩几近绝望。龙年年关将至,他们更加渴望合家团聚。“倩倩还有一个姐姐和弟弟,都生活得非常幸福,不知道倩倩现在那里?冬天里冷不冷?”提起丢失的女儿,吴忠的妻子泣不成声。 “我们要起诉铁路部门,让他们还我女儿。”2012年1月14日,吴忠对说:“是他们的联防队员和我们发生争执才导致女儿丢失的,再说我们当时就报了警的,他们为啥就找不到呢?”

律师:起诉难度大 吴忠夫妇欲起诉铁路部门,就此采访了四川博立信律师事务所邹宏律师。 邹宏律师认为,吴忠夫妇起诉铁路部门难度很大,至少面临三个障碍:首先是已经过了20年的诉讼时效,法院可能会不予立案;其次是证据单薄,20多年过去了,警方或许已经找不到当初的报警记录,仅凭吴忠夫妇的单方面陈述不足以构成铁证;是起诉铁路部门可能诉讼主体不适格,因为目前尚不清楚该联防队是否属于铁路方的某个部门。

液压升降货梯价格
光伏支架价格
陈年老酒回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