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生活

全生命周期基金但不是赛道内什么阶段都投2019iyiou

2019年05月14日 栏目:生活

今年3月底,洪泰基金邀请所有被投企业参加了一场峰会,活动结束,一些公司的CEO对洪泰的管理合伙人彭创反馈,“这个活动要经常办,我们从中找到了

今年3月底,洪泰基金邀请所有被投企业参加了一场峰会,活动结束,一些公司的CEO对洪泰的管理合伙人彭创反馈,“这个活动要经常办,我们从中找到了很多合作的契合点”。其中,典型的,是一些技术型的公司从场景型公司那里找到了应用的结合点。

虽然举办活动的初衷并不是奔着为了撮合合作,但这个效果,没让彭创感到意外。让各个投资领域之间融合协同,是洪泰投资布局的一大出发点。

从2014年底基金成立,到2017年,洪泰基金投资了超过100家公司。2016年是个分水岭。

洪泰成立初期的投资初衷很简单,用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之一俞敏洪的话说,就是“每年投资几十个有能力的年轻人”。2016年初,彭创加入洪泰,他和同事们梳理出了一条机构基金的打法。

“价值投资两件事——价值发现和价值创造。今天的基金仅仅靠价值发现已经很难赚钱了,因为市场竞争加剧,信息不对称减少,同时优质项目也在减少。简单寻找项目的早期投资逻辑难度增加,一个公司好,只有少数人发现这个公司,是几乎没可能的,多数情况下它早就被很多人盯着了。所以今天的VC只能赚价值创造的钱,也就是通过高质量的投后服务来为公司赋能和增值。”彭创说。

但面对创业公司,都在讲要做价值发现和价值创造,创业者选谁?中国今天的创投环境与前10年大大不同,粗略统计,目前全国私募股权基金已经近2万家,市场上募集的资金总数超过1万亿。一个基金要在价值发现的基础上做价值创造,必须先给自己把个脉,了解自身的能力模型,形成自己的策略。

“要用体系化的打法。”彭创说。他指的体系化,既包括洪泰基金内部,也包括外部。在内部,做适合基金自身能力又合乎发展规律的赛道选择;在外部,用合作的方式,延长洪泰基金的能力外延。

全生命周期基金,但不是赛道内什么阶段都投

2016年初,彭创开始出任洪泰基金的管理合伙人,他想的件事,就是明确洪泰的投资逻辑。

“我们目前主要的是四个赛道,兼顾人们生活的现在和未来,并互相关联。”彭创说。

洪泰基金的主要投资方向,分布在大数据人工智能、金融科技、消费升级、文化娱乐。投资阶段则跨越了种子、天使、成长(A、B轮)、新三板(PE基)全生命周期。但,不同领域的投资有不同的阶段侧重。

显然,大数据人工智能、金融科技对应的是彭创所说的“未来”,而消费升级、文化娱乐照应的是“现在”。而且,这是一个虚拟与实业结合的思路。

“今天的技术创造和过去移动红利时代不一样,不只是做一个产品连接供需两端,让双方匹配交易这样相对简单的逻辑。今天的很多技术应用,比如人脸识别、声音识别、自然语义理解等等,本质上是要跟各类场景相结合。所以在今天这个时间点,一定要深抓垂直领域技术变革的机会。”彭创说。

这四个赛道怎么投,洪泰的考量是,先在投资阶段上做侧重——金融科技类投偏早一点的阶段;大数据类看更成熟的阶段;人工智能公司要有成熟的商业模式或者的科学家团队;文化娱乐类则看两端:后期的头部IP,以及早期的创业者;消费零售则倾向看早期的创新机会。

“这和我们的能力模型有很大的关系,同时也会开放性地与不同的机构体系合作。”彭创解释。

除了在投资阶段上的侧重,对于金融科技、人工智能这样基础性的行业,还必须拆解开,与产业链及具体的细分行业结合来看。

但同样是基础性行业,相对于投资数据类公司侧重后期阶段,金融科技领域投资会更偏向早期,这就要求对机会的判断更具前瞻性。什么时间节点投资什么样的细分领域是需要考量的关键问题。

洪泰的做法是,看经济周期的起点,判断一个细分领域的机会什么时候会来,寻找结构性的变化。

“去年开始这一波现金贷创业公司,我们的确抓住了一些机会。”彭创说。看看洪泰的金融科技类投资名单,51信用卡、用钱宝、魔法现金、明特金融等包含现金贷业务的公司占了较大比例,投资阶段集中在Pre-A轮前后。

这是当时的时间点上,洪泰的一大策略。

2016年初,彭创来到洪泰之后,定下了一个目标——要大量布局现金贷的业务。原因是,从供需来观察金融市场,需求一直都有,尤其是已经成长起来的90后消费需求更猛一些。

另外,现在支付的条件已经具备,APP也能做到针对90后新兴消费群体的覆盖;资金的供给方,银行有大量放贷需求,但是技术等条件决定了它的放贷覆盖范围非常有限,大量资金出来寻求投资渠道。所以这个时间点上,借助互联的力量做现金贷业务是个很好的时机。

但金融科技领域,也有看起来将会是个大机会,可在现阶段模式和切入点还没有特别清晰路径的领域,比如财富管理。怎么抓住这个领域的投资机会?

“回到人身上,我以前是这么做的。”彭创说,“互联是个变化太快的行业,人要有很强的市场应变能力。在这个能力基础上,跟上大势,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这里面有一个彭创做多年投资的观察——为什么有些创业公司会C轮死?他认为并不是公司发展到C轮就一定是个坎,更根本的是公司的发展归其重点还是会受限于CEO本身的成长能力。融完B轮钱以后,一两个亿现金在公司账上,之后公司没做好,一定是方向定错了,人招错了,或者钱花错了。

而能支撑一个创始人市场应变能力的,“是格局观和创新能力。”彭创说,“除了正直诚实等基本品质,这两点是我考察CEO看重的因素。”

他举了两个例子来描述这两种能力,一个是51信用卡的创始人孙海涛,另一个是数来宝的创始人于智博。

51信用卡是彭创投资的家公司,那是在2013年,那时的51成立仅一年,还只是一个信用卡管理工具,但创始人孙海涛让彭创印象深刻。

孙海涛每次跟彭创见面,几乎都会讲他的创新实践,“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三个想法都试过了,两个失败了,有一个还行。”事实证明,2013年前后与51信用卡同类型的公司并不少,但终能走到今天的并不多。“他是我见过的非常爱创新的人,每天都在思考如何创新。今天这个环境下如果不做创新,那就很可能会死,没有其他的路径。”彭创说。

数来宝则是一个财富管理公司,在它2015年9月成立时,同类公司已经占据一定的市场先发优势。一线城市和东南沿海发达地区的财富管理市场相对饱和,诺亚等线下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已经把这块业务做的比较透了,市场渗透率在30%以上。如何在这样的局面下,切入市场找到自己的优势区域,做到进可攻退可守,是这个公司成立之初面临的重要问题。

观察这个公司前期的做法,彭创看到这家公司创始人的特点,“格局体现在他做人、做事上,是不是一个有大胸怀的人,能否招到更多牛人。他知道怎么搭建一个组织架构,敢做敢想,能够撑得住大的场面。”彭创评价。

如果不哄抬价格,创业者为什么选你?

2016年,洪泰的投资节奏发生了一些变化,全年投了三十余个天使到成长期的项目,数量较之前年份有所减少。彭创希望做到的是,在每个项目上投入足够的精力,选择的CEO,提供的资源。

这样一个投资理念下,是彭创厘清的一个思路——今天的投资一定要想明白一个事情,钱这么多的情况下,的创业者为什么要拿你的钱?更何况,现在的市场,一直有人把投资价格往上炒,拼价格抢项目的结果可能大家都没钱赚,投资机构怎样持续发展?

彭创给出的答案是,提供融合的可能性,帮创业者赋能。首先,要足够专业的,懂但不干涉,同时提供该有的帮助。第二,有体系化的支撑给到创业公司。

2016年3月,洪泰基金投资了金融科技类公司用钱宝,以大数据智能分析为核心能力,是用钱宝团队的转型之作。决定投资用钱宝之后,洪泰做了两件事,一是在转型业务上帮它进一步梳理,二是促成了洪泰投资的另一家金融科技类公司对用钱宝的投资。

其实,洪泰的投资人很早就接触了用钱宝创始人焦可,但开始都拒绝了他。2015年下半年之前,焦可的团队还在做另一个产品“贷小秘”,这是一个信贷搜索推荐引擎。团队非常精良,焦可曾在百度、赶集、马可波罗等多家企业任职,是一个技术优势非常明显的团队。2013年11月“贷小秘”上线,还作为典型模式被联播报道。但投资人的反馈给焦可泼了冷水,这其中就有洪泰。

又坚持把这个业务做了半年,焦可决定转型。“如果不是这些投资人的不看好,我可能还会坚持这个方向更长时间。”焦可说。他反思之前的产品表现之所以并未达到预期,是因为借贷市场表面看起来很大的问题是信息不对称,实则是供需不对称。而且,在供给端明显不足的情况下,借贷搜索类产品的发挥空间自然会受限。

但这个不算成功的创业实践让他发现了一个事实,国内金融机构之所以会出现借贷上的供需不对称,很大程度跟风控逻辑有关。传统金融机构的风控主要是依据一些强特征数据,但这些数据其实只是冰山一角,冰山下面还存在着大量弱特征数据。可是,海量弱特征数据的处理并非传统金融机构所擅长,因此用钱宝团队的技术优势就凸显出来了。于是,焦可想到,可以作为助贷机构,通过前端APP获取用户,后台人工智能技术完成风控,再推荐给银行或消费金融机构,由这些机构对用户直接放款。

想清楚了这个方向,焦可团队开始做用钱宝。上线才几个月,洪泰基金便决定投资他。洪泰看这件事情的思路是,风控是金融的核心,但怎么解决风控问题,方式和心态比什么都重要。首先在心态上,如果是互联思路,就免谈了,要是金融的思路,就可以好好谈谈。用正确的心态找正确的人,做相对正确的事情,这个事就一定不会太差。“具体的实现细节上,我们也有一些核心标准,但是说实话,这也是随着市场变化时常变化的。”彭创说。

洪泰直接推动了用钱宝的转型。帮助判断人和方向正确的前提下,在创业者埋头业务的同时,帮忙看看路,分析行业环境、产业链上下游将要和正在发生什么变化等等。

同时,洪泰拉着自己的投资公司51信用卡一起投资了用钱宝。这里面,就是洪泰在投资上的区隔又融合的理念。

一方面,用钱宝的技术能力输出与其他金融科技公司有互补性的合作点;

另一方面,洪泰在消费金融领域的投资,有一个核心理念,就是按照目标人群来做定位和区隔——如果按照金字塔来分层,消费金融服务的人群也是分层的。

而且,由于金融本身是一个规模不经济的行业,自然一定会比较分散,市场上就势必会有多家公司并存的机会。现金贷就是一个多头的市场,这也是洪泰在现金贷领域投资了多家公司的原因。而用钱宝的现金贷业务,与51的服务人群也是有所区别的。

“这与银行同业之间既竞争也做拆借的关系类似,消费金融领域的投资公司之间可能也会有竞合关系,但并没激烈到你死我活的程度,这个领域肯定还会是一个多头共存的状态。”彭创说。

用资本合作的方式,延长赋能线

除了向内融合,洪泰的触角还向外延伸,在直接投资之外,用资本合作的方式进行布局。

2016年,洪泰基金与点融创始人郭宇航合作成立了一支专项基金“星河洪晟”,专门投资金融科技创业公司。魔法现金、米么金融、极速云等都是由这支基金投资的。

星河洪晟借助洪泰基金的触角以及在全国的布局,双方共享项目来源,包括在政策信息分析、PR、业务发展方向上进行协同,甚至在一些项目上两个基金还会进行合投。但同时,两个基金在金融科技领域的投资也有所差别。

“以一个合作方的角度观察来看,我觉得洪泰基金本身的投资比较专注在C端。我们投的2B模式占了更多比例,还有一些技术驱动的做底层服务的公司,他们无法一开始就有2C的模式,这可能就不是洪泰基金偏好的。”郭宇航介绍。

因为是专项投资金融科技的基金,所以星河洪晟在LP上就做了针对性的选择,包括恒生电子、润和软件、步长制药这些上市公司。

这些公司对于布局金融科技有迫切要求,对于基金来说,除了提供资金,他们的作用就是退出。当初,为星河洪晟向步长制药募集资金的时候,这家上市公司的需求非常明确,问郭宇航,“你能不能帮我们在医药行业垂直领域搭一个互联金融的平台?”了解下来才知道,步长制药已经在整合上下游资源这件事上做了整整20年了,而金融是产业链上关键的一环。

所以,基于这个思路,星河洪晟投了天云大数据这样的2B业务模式的公司。“它对于金融机构的价值非常大。因此,即使不是IPO退出,它也会有大量的机会被并购。而事实上,我们在操作层面已经实现了投资的项目的退出。”郭宇航说。

作为同盟,对洪泰来说,星河洪晟在金融科技这个赛道上还提供了一个从业者的视角。

一方面,对政策和业务风险上的敏锐感知,是在这个领域创新必备的能力。郭宇航的律师、P2P公司创业实践背景是一个很好的支撑。而这种对行业方向的判断眼光,被郭宇航视为投资机构在金融科技领域投资的立身之本。

星河洪晟和洪泰基金一起投资了现金贷公司“魔法现金”,投资进去之后,郭宇航就给创始人提个一个要求,必须在半年之内增加场景化的非现金贷业务。创始人初并没有这样的设想,因为觉得单纯的现金贷业务就可以发展地很好。但郭宇航坚决PUSH这一点。他的考虑是,现金贷业务是个很大的机会,但也可能有政策上的风险。如今这家公司的非现金贷业务持续上升,就是企业抵抗政策风险的一道防火墙。“哪怕今天监管政策要求一刀切,大部分现金贷产品不允许存在,这家公司还有别的立身之本。”

得益于这种“双保险”的打法,“魔法现金”在获得星河洪晟入股后半年,它又得到经纬中国的投资。于是,魔法现金成了经纬中国迄今为止的现金贷投资项目。

另一方面,金融科技的从业基础,在投资之外还可能产生更多业务上的协同和资源互补。在星河洪晟决定投资魔法现金之后,郭宇航创办的点融就和魔法现金开始了合作。在魔法现金创立之初很长一段时间里,它的放贷资金几乎全来自于郭宇航创办的“点融”。以此为助力,魔法现金的资金多元化速度加快,月放贷量一路从50万元飙升至近8亿元。

“投资者的赋能不仅仅是介绍几个客户,或者单纯的财务投资。更重要的是,在投资的一开始,投资者能给创业者实实在在资源支持,还有一到三年的方向性指引,你只要比别人早半年去布局,存活的几率就比别人大很多,这是一种临场的感觉,但往往纯粹的财务投资人很难具备这样的经验。”

香港房产Pre-B轮企业
2015年南京汽车出行上市后企业
2010年福州文创教育A轮企业